家啦啦 - 历史军事 - 大明:我是万历他爹在线阅读 - 242 权力的根基

242 权力的根基

        小万历懵了。

        脸蛋火辣辣的疼,仿佛有无数个虫子在那里撕咬着皮肤一样。

        眼泪一下子就涌入了眼眶。

        “爹?”

        “我为什么打你?知道吗?”

        小万历摇摇头。

        “啪!”

        又是一耳光。

        “是什么理由?”

        小万历快哭出来,却依然咬着牙控制住眼泪。

        “儿…儿臣…不知…”

        “啪!”

        小万历这下彻底没忍住,捂着脸瘫软在地,号啕大哭。

        长这么大没人打过他。

        皮肉之痛第一次狠狠地游走在这孩子的每一条血脉里。

        朱载坖面无表情,又把他拉起来。

        “来,换手!”

        “爹?”

        “换手!只要你让爹觉得疼,爹马上让你出去,还放你三天假,不用去读书!”

        孩子已经懵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在笑呵呵的父亲突然打自已,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已要还手才能走出乾清宫。

        “儿臣怎敢!”

        “啪!”

        朱载坖毫不客气的一巴掌又打在他脸上。

        “知道爹为什么打你吗?”

        小万历捂着脸,眼泪如同小溪流一样流在脸上,白嫩嫩的皮肤已经被打的通红。

        “说话!”

        “儿臣不知!”

        “不,你知道!你还没发现而已!”

        朱载坖坐在地上,拉住小万历的手。

        他当然不会再打下去,引导孩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朱载坖握着儿子的手,把它握成了小笼包大小的肉乎乎的拳头。

        然后继续握着它,轻轻的打在自已脸上。

        “父皇!”

        小万历已经吓得爹都不叫了。

        “朕告诉你了,你知道朕为什么打你,只是你还没发现而已!”

        “父皇?”

        “朕现在就在告诉你答案!好好看!”

        父亲的一声厉喝,小万历的眼泪瞬间停止,呆呆地看向自已的拳头。

        大拳头握着小拳头,打在父皇脸上。

        “握紧了!”

        小万历如实照做。

        却又一次有气无力的打在父皇脸上。

        “明白了吗?”

        “朕为什么打你?”

        “因为…因为父皇是君父,儿臣是儿臣,父皇打骂儿臣是天经地义!”

        小万历带着哭腔说道。

        朱载坖愣了一下,之后内心又满意了起来。

        这个时候还能跟着自已的思路走,还能忍住恐惧回答问题,这份反应已经超过很多同龄孩子了。

        普通孩子这时候连思考都不会了。

        “不是!”

        “朕打你,是因为你打不过朕!”

        “啊?”

        “朕可以随心所欲的打你,不是因为朕是君父,而是因为朕是大人,你是小孩子,你打不过朕!”

        小万历愣住了。

        朱载坖扶着他坐下来,擦了擦眼泪。

        “这就是朕今天要给你上的第一课,你要永远记住这句话:”

        “权力的根基是暴力!”

        小万历呆愣的眼神一下子有了精神,直勾勾的看着父皇的眼睛。

        “父皇…您…您说什么?”

        “这是那些教书先生永远不会告诉你的!爹来告诉你!”

        “权力的根基是暴力!谁掌握了最大的权力,谁就拥有最大的权力!”

        “而不会是道德!”

        “刚刚王锡爵说,天子是因为德行,代天牧民,所有才是天子,但是朕告诉你,那都是扯淡!”

        “历史课读到哪了?”

        “正在读…太祖皇帝实录。”,小万历轻声回答。

        “好,朕来问你,大元是怎么没的?”

        “大明推翻的。”

        “用什么?”

        “用…用刀!用枪!用几十万北伐大军!”

        “没错!大明是太祖皇帝和一群武将,带着几十万大军推翻的!那是靠德吗?德能变出几十万大军吗?德能让大元自已跑回草原去吗?”

        “你再想想,刘邦,刘秀,杨坚,李世民,赵匡胤,太祖皇帝,是靠德成为皇帝,干掉敌人的吗?”

        “是暴力!是兵权!是天下兵马的指挥权!”

        小万历已经目瞪口呆。

        这些话跟教书先生们每日的课完全不一样。

        “第二句,权力的稳固是利益的分享!”

        “这是朕教你的第二课!要牢牢记住!”

        “你想想,你养的那些狗,鸟,小马驹为什么乖乖当你的宠物?为什么乖乖让你抚摸,玩弄?”

        “儿臣…因为儿臣养它们啊!”

        “没错!”,朱载坖高兴道,儿子的悟性很不错,“因为你可以让它们衣食无忧!”

        “还有!还有儿臣可以决定它们德生死!”

        “不对!你想想那小马驹比你大,狗也比你大,即便是鸟,想要弄瞎你的眼睛也是轻而易举,它们不是怕你才顺从,狗急跳墙,没有什么是真正怕死的!”

        “皇帝和百官也是如此!”

        “天下官吏数万,军队上百万,老百姓几千万,难道他们都怕你的生杀大权?你能杀的过来吗?”

        “他们服从你,拥护你,支持你,全因你可以让他们荣华富贵!”

        “可是…可是那些先生说圣人之言…”

        “那是忽悠老百姓和天下学子的!真实的世界远比书中的残酷!无情!”

        “圣人的书是拿来给别人看的,拿来做事,做人,百无一用!”

        朱载坖说到这里,想到了海瑞。

        他就是严格遵循圣人之言的人。

        可他只是运气好,遇到了自已。

        正统历史上,海瑞在大明朝也没有掀起多大风浪。

        反而是被批奸臣的张居正翻天覆地。

        朱载坖知道,对一个小孩子来说,这些太深重,太深奥。

        但他是太子,是储君,必须比别人更早成熟。

        如果他不想历史上一样被架空,被文官集团逼得罢工几十年…

        不对!

        他必须如此!这是他背负的历史使命!

        他必须做到!

        大明的未来必须经过父子二代人的接力棒式的发展来彻底改变!

        “总之,这两句话你现在可能无法理解,但是你记在心里!永远记在心里,爹是不会害你的!”

        小万历经历了剧烈的情绪转变,茫然的点点头。

        他看到了父皇眼里的温柔和关切,还有…一丝丝担忧。

        “好了!出去玩去吧!”

        “把脸洗一洗,换个衣裳,形象是给人看的!”

        送走儿子,朱载坖坐在高榻宝座上,若有所思。

        未来真的会改变吗?

        还是时间之神让大明在自已这一世得了便宜,而在未来变相的让大明付出更惨痛的代价来弥补?

        “管他呢!”

        朱载坖闭上眼。

        “无悔一生便好!”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