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啦啦 - 历史军事 - 老朱偷听我心声,满朝文武心态崩!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大大大事不好了!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大大大事不好了!

        大大大大事不好了!!”



        句容县县衙,再次响起了一叠声的惊呼,拖着一模一样的凄厉尾音,一头就扎进深处,冲到了本来心情很好的马兆科跟前。



        嗯?



        这叫声似曾相识,顿时让马兆科想到不堪回首的岁月。



        已经渐渐愈合的屁股,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慌什么!!”马兆科恼怒地站起身来,看着那个大呼小叫的衙役,怒道:“天塌下来了?还是那个秦枫又跑到我句容县县衙里耀武扬威了?哼!他马上就要输了赌约,还有什么可霸道的!”



        “不、不是啊大人!”那衙役苦着脸,一脸震惊地说道:“淳化县今早……家家户户都开始给地里施肥了……”



        嘁!



        屁大点事还值得汇报?



        马兆科更加不屑,训斥道:“稻花马上开始抽穗,谁家水田不知道施肥,这不是废话嘛!对了,给本官吩咐下去,抽穗的当口,马虎不得,要保证我句容县所有水田里,都有足够的绿肥……”



        “不是,大人!”那衙役不得不打断道:“淳化县那边,用的都是粪肥!”



        嗯?



        马兆科一愣。



        粪肥?



        谁不知道粪肥好用。



        但一家一户至少都是十几亩二十几亩的水田,就算有那么十几口人,得多能拉啊,才能给地里用上粪肥,就算加上家里养的牲畜之类,也远远不够。



        所以,慌什么!



        “不是啊,马大人!”那衙役如丧考妣地叫道:“淳化县县令秦枫,不知从哪搞到了几百车的粪,现在淳化县每家每户都有足量的粪肥用来肥田,动作快的已经全都完活了,那地里的庄稼……简直是一眼一个样儿!”



        什么?!



        马兆科的眼睛瞪得滚圆。



        几百车的粪?



        秦枫这厮,是找到了上古凶兽饕餮的屁眼了吗?



        从哪里变出来的啊!



        完了完了!



        这下要糟糕!



        一想起那个原本信心满满的赌约,马兆科心里堵住了,这回不但是屁股隐隐作痛,脑瓜子也开始剧痛起来。



        输了赌约不要紧,了不起就是一千人的徭役,然后没了脸面罢了。



        现在的关键是!



        人家户部尚书杨大人,还等着句容县的成绩呢!



        这要是闹个灰头土脸,别说自己的仕途没希望了,若是杨大人怪罪,随便找个由头,丢官去职那都是轻的。



        该死的秦枫啊!



        人家万里归来,都是带些当地特产什么的。



        不就是远征日本么!



        你带点金银财宝,带点特色美食,甚至带俩日本娘们都很合理啊。



        你、你竟然带回来几百车的粪??



        夭寿啊!



        爱民如子,可以爱到这个程度吗?



        真是见了鬼了!



        ……



        淳化县的水田里,家家户户都在追肥。



        这是往年极少见到的盛况。



        虽然人人都知道“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的道理,但一家一户,就算加上点鸡鸭鹅狗之类的牲畜,一共才能弄到多少粪肥?



        后来,经过历代劳动人民智慧的总结,渐渐发展出饼肥、渣肥、骨肥、土肥、泥肥、绿肥、秸秆肥等等这些。



        但即便有了这些补充,在化肥这个东西没有全面出现的时候,所有农人的土地,都是肥力不足的。



        秦枫站在田埂上,看着兴高采烈的淳化百姓,没有打扰他们的施肥,只是心中升起微微的感慨。



        “秦老师!”一个清脆稚嫩的童音,在秦枫身后响起。



        秦枫扭头一看,认出是县学里的一个学生,姓吴,原本只是农人家的小孩,没什么名字,就按照排行叫吴小三,以后长大了多半就叫吴三,然后升级成吴老三,这就是他的一生了。



        现在,知识改变了命运,传授知识的宋夫子,给很多没取名字的孩子都取了名字,于是这个吴小三,就叫吴伯广,还赐了字,叫做启行。



        所以,这孩子叫吴伯广也行,叫吴启行也可以。



        “小三。”秦枫微笑点头,看这孩子手里拎着饭食,是给田地里劳作的爹娘送饭来的。



        今日县衙发粪,整个淳化县的农人全都被动员起来,抓紧时间去地里给稻子追肥,就算不能下田的小孩子,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县学那边都给放了假,配合追肥的大事。



        土地粮食,才是真正的命根子!



        “老师!”吴启行的眼睛里跳跃着兴奋的光芒,一脸崇拜地仰望着秦枫,用刚学会的新词儿说道:“咱们淳化县,现在的生产力,可真是太厉害了!”



        哈哈!



        这话听着有点别扭呢,真是孩子话。



        秦枫就笑。



        淳化县,人人都称他秦大人,唯有在县学里的这些孩子们,因为有了师徒名分,更愿意叫一声老师,显得更亲近些。



        “老师。”吴启行凑近了些,继续说道:“有了秦老师的粪,今年的收成,每亩至少也得有六石吧?我爹说了,今年家里的这十八亩田,绝对能收上来至少一百二十石稻谷!”



        呃!



        秦枫面皮微抽。



        孩子你说话这么简略,是谁教的?



        那不叫“秦老师的粪”!



        应该是“秦老师不远万里从海岛上运回来的鸟粪”!



        是鸟粪!



        好家伙,你这说得,好像淳化县这十二万六千亩各类田地,都是我提供的肥料。



        我得多能拉啊!



        “秦老师,明年咱淳化县的亩产量,能不能达到十石?!”吴启行毕竟是个孩子,对客观规律不够尊重。



        哈哈哈!



        秦枫又笑了起来,摇头道:“哪有那么快!现在,灌溉新法加上粪肥,已经接近极限了的,很难再大幅度提升。”



        怎么会?



        明明秦大人一来,这稻谷的亩产量每年都在增长,老师太谦虚了吧!



        吴启行眨了眨眼睛,似乎不大相信。



        “工业革命之前,种地就是最大的生产力。”因为不是正式上课的场合,所以秦枫的语调也随意了些,并不在意这孩子能不能完全听懂,回忆似的说道:“春秋时期,亩产量仅有三四十斤。”



        唔!



        吴启行连忙在心里念叨: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春秋和战国……啊对了,春秋在这里,闻史课都还没讲到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